私彩平台

債權人的行政訴訟原告主體資格認定——重慶一中院裁定屈某訴重慶市北碚區國土資源管理分局確認行政行為違法案

發布時間:2019-10-01 18:26點擊數:{{ pvCount }}字體: | |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裁判要旨

債權人以行政機關侵犯其債權為由提起行政訴訟,法院應審查該債權與被訴行政行為之間是否存在特定聯係而使該債權成為被訴行政行為應當予以保護的權益,進而確定債權人與被訴行政行為之間是否存在利害關係,認定其是否具備原告主體資格。

案情

2019年10月01日,黃某以後岩公司名義與富皇公司簽訂《采礦權轉讓合同》,約定富皇公司將茶葉坡水泥配料用砂岩礦采礦權轉讓給後岩公司。依據富皇公司申請,重慶市北碚區國土資源管理分局(以下簡稱北碚區國土局)於2019年10月01日批複準予轉讓。2019年10月01日,後岩公司因超出名稱保留期,而未在工商部門注冊營業執照。2019年10月01日,北碚區國土局向富皇公司和後岩公司發出限期辦理采礦權登記手續的通知。

2019年10月01日,重慶市北碚區人民法院依本案原告屈某申請作出執行裁定,查封黃某以後岩公司名下受讓的富皇公司茶葉坡砂岩礦采礦權受讓合同權益、砂岩礦礦產資源采礦權及設備,查封期限兩年。北碚區國土局認可已收到北碚區人民法院送達的執行裁定書及協助執行通知書。2016年7月,本案第三人厚海公司向北碚區國土局提交《采礦權變更登記申請書》,該申請書記載的變更類型為“礦山企業名稱變更”,變更內容欄中載明采礦權人由後岩公司變更為厚海公司,後北碚區國土局向厚海公司頒發了被訴采礦許可證。經審理查明,富皇公司原持有的采礦許可證與被訴采礦許可證上記載的礦區範圍拐點坐標均一致。

裁判

重慶市合川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屈某申請的查封行為與被訴行政行為無任何利害關係,其不具有本案的原告主體資格,據此裁定駁回屈某的起訴。

屈某不服一審裁定,上訴於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該院認為,屈某基於其對黃某享有的債權,申請對黃某的財產進行保全,北碚區人民法院依法查封黃某以後岩公司名下受讓的富皇公司茶葉坡砂岩礦采礦權合同權益、砂岩礦礦產資源采礦權及設備,該司法執行行為目的係保障屈某對黃某的債權得以實現。北碚區國土局將該采礦權登記在厚海公司名下並頒發采礦許可證的行為可能影響屈某債權的實現,故屈某與被訴行政行為之間具有利害關係,其作為本案原告提起行政訴訟符合法律規定。遂撤銷原裁定,指令重慶市合川區人民法院繼續審理。

評析

一、行政訴訟原告主體資格的判斷依據

依據行政訴訟法第二條之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行政行為侵犯其合法權益,有權提起行政訴訟,該條款以起訴人主觀意願為標準賦予起訴人原告主體資格。但行政訴訟法所保護的並非所有主體一般的、寬泛的合法權益,僅以主觀意願為標準,顯然無法對起訴人是否符合原告主體資格的審查起到指引作用,需要更為明確的客觀審查標準。

不同於私法上的請求權,雖然諸多學者試圖將“請求權基礎”引入公法領域,從而確定公法意義上的權利義務,並以此作為審查原告主體資格的客觀標準,但行政行為類別眾多、行政管理領域廣泛、監管手段多樣,大量值得行政訴訟法保護的利益,無法與公法權利義務關係一一對應,行政機關、人民法院也難以以公法意義上的權利義務關係對上述利益進行界定。故我國行政訴訟法采取“與行政行為有利害關係”作為確定原告起訴資格的客觀認定標準,在該標準下,需審查被訴行政行為與起訴人權益之間是否存在特定的聯係,該權益能否通過特定聯係成為法律規範保護的權益,從而使起訴人與被訴行政行為建立起行政法意義上的而非事實上的利害關係,取得原告主體資格。

二、本案原告主體資格的審查路徑

本案中,北碚區國土局頒發給厚海公司的采礦許可證所涉采礦權,原登記在富皇公司名下,黃某以後岩公司的名義與富皇公司簽訂《采礦權轉讓合同》將該采礦權轉讓給後岩公司,並經北碚區國土局批複同意,但後岩公司因故未能成立,未辦理采礦權的變更登記手續及采礦許可證。屈某債權實現的利益與本案所涉采礦權,通過查封行為產生特定聯係,繼而與被訴行政行為之間建立關聯。

債權是一種相對權,通常而言不屬行政機關規範保護的權益,但在特定情形下,因法律法規的特別規定,或某一法律事實的發生,則可能要求行政機關在作出行政行為時對此予以考慮和保護。對此,《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十三條規定:“債權人以行政機關對債務人所作的行政行為損害債權實現為由提起行政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告知其就民事爭議提起民事訴訟,但行政機關作出行政行為時依法應予保護或者應予考慮的除外。”

本案中,人民法院根據屈某申請對案涉采礦權予以查封,北碚區國土局在查封期間不應辦理轉讓等權屬變更登記。北碚區國土局將該采礦權登記在厚海公司名下,並頒發采礦許可證,厚海公司作為獨立法人,與黃某顯然不屬同一主體,該行政行為可能影響屈某的合法權益,北碚區國土局在作出該行政行為時,理應對此進行考慮和保護。因此,屈某與本案被訴行政行為之間具有利害關係,其作為本案原告提起行政訴訟符合法律規定。

本案案號:(2017)渝0117行初234號;(2018)渝01行終435號

案例編寫人: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張 力 黃 琦 李俊冰

(責任編輯:金燕)

 

附件下載

相關文章
彩神8_Wellcome!!|蘋果手機怎麼下載快3_Wellcome!!|快三下載ios_Wellcome!!|蘋果怎麼下載快3_Wellcome!!|江蘇快三app軟件_Wellcome!!|幸運快3app_Wellcome!!| |